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课上干乖乖女
课上干乖乖女
这天下午的英文课,上到一半又开始拨放英听短片,教室的灯又暗下来,我索性又把额头靠在女友背上,悄悄的闭目养神。

  「死猪,你还没睡够喔。」 前面传来她用气音说出的啰唆。

  我没有搭话,还把手轻轻地环在她的腰上。

  我闭着眼睛,听着影片中的英文对白,就在我感觉又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好像听到另一种奇怪的声音,由我的右后方传来。

  「唔……嗯……」 这,听到这声音,让我瞬间清醒了。

  这听起来像女生呻吟的声音,由我的右后方传来,而坐在那边的是癡汉吴永兴和女友的好友孟真。他们在搞什幺,声音大到我都隐约听到了。那我右边跟后面的同学,应该也听的到吧。

  我忍不住回头去瞧了一眼,孟真双眼紧闭低着头,嘴唇微微张开着,好像在喘着气,癡汉则是将他的脸靠在她的右肩。还好,他们应该都没注意到我再偷看。

  由我的视角看过去,只看到他们两人的手,都在桌子底下一直规律的动着。

  我知道偷窥别人很不道德,但实在压抑不住好奇,很想知道他们在桌子底下干什幺。我转回头继续靠在暐榕背上装睡,悄悄地摸出了手机,打开前镜头的镜子功能,伸到椅子下的低角度拍过去,我想我手机的高感光相机镜头应该可以看的到桌下阴暗的动作。

  从萤幕看到的画面,让我吃了一惊。孟真的腿竟然开开的架在癡汉的腿外,裙襬微微翻起,她的内裤已经被翻到一旁,湿淋淋的小穴有一只手正在抠弄着她,我甚至看不到那只手的食指,可能已经整只插进去了。

  而小穴的前面有一根不是很大,但黑压压的肉棒,上头一只白嫩嫩的手正在套弄着。我看到那只手突然停下来,抬上去不知道接了什幺,又回来继续套弄。

  那只小手的手掌上似乎闪着液体的反光,几次套弄下来,也把整根黑肉棒弄得油油亮亮的。

  她,竟然还用口水帮他润滑。

  「唔……唔……嗯……」

  她的喘息声,一直飘到我耳哩,不晓得暐榕有没有听到。就算没有,她应该也感觉到我现在下面那根又胀的厉害,因为她开始不安的移动屁股的姿势,刚刚的角度可能顶的她有点不舒服。

  看到这幺刺激的画面,精虫冲脑的我,开始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像上次一样。

  但我还没开始动作,只是移了一下屁股,不让肉棒那幺服贴的卡在暐榕的私处,没想到她就很用力的捏了我的腿,还示意要我去看笔记本上写的字:

  『死变态』 『在这里不行啦??等下被后面的看到怎幺办 』她也挪动了一下屁股,稍微往前坐了些,让我们的私处分开的更开,龟头只能抵在屁股缝那边。

  等等,她刚刚写的是,『在这里不行…』意思是在别的地方可以吗?我忍不住想是不是除了我以外,她也被那个跟她坐过的胖子或是其他人顶过。我好想问她这个问题,但又觉得这个问题很白目。(事实证明,这确实是个自讨苦吃的烂问题,我后来半开玩笑地问了她,之后她一整天都不理我。原来误会她才是真的会让她生气的事。)眼见没戏唱了,我只好用手机继续观察后面那组。我看到两人的手都已经溼答答的,小穴缝流出来的爱液,顺着流到下方抵着小穴的肉棒根部,甚至连他的卵袋都沾到而泛着光。

  突然间他们停下动作,我把镜头往上带,看到癡汉好像在她耳边说了什幺,她微微点了头,然后张开眼悄悄地环顾四周。我赶紧把手机缩回来,还好她没有注意到。

  接下来他们的声音静止了几秒,我也不敢再继续拍,却突然听到:

  ? ?「噢~~……嗯………」 她这次发出更大的娇声,然后缓缓吐了一大口气。

  他们,刚刚又做了什幺!我忍不住,又把手机伸出去拍,竟然看到黑黑的肉棒,前端已经消失,进入她的小穴中。

  他们竟然在课堂上搞起来,而且孟真看来也已经不是处女了。

  随着鼓动的下半身,我看到黝黑的肉棒,在她白皙的下体中进进出出,每次出来都带了点白色的黏浊状液体,沾在黑肉棒上格外显眼。

  透过萤幕,我看到小穴内的小阴唇,不断随着肉棒的挤压而没入,又随着肉棒的抽出而被带出来,两片嫩肉红通通的泛着爱液的光。

  就这样抽插了好像五分钟,他突然加快速度。

  「啊~~啊………」

  她竟然失声叫了出来,我右边的男同学也听到了,不由转身想去看,我赶紧把收手机收起来,也跟着转头过去。

  就看到她一手摀着嘴,化了妆的双眼瞇瞇的跟我们对望,两颊斐红,身体还在阵阵的痉挛,没有停下来。她赶紧低下头去,我也不好在继续盯着人家,默默转回头。他们竟然在课堂上搞到高潮内射,这真的太过分了。

  那堂下课后,我趁没人注意,悄悄躲到厕所马桶间内。因为刚刚听觉视觉的刺激让我小弟弟真的胀到消不下来。我还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躲在这自己解决,就听到外面两个男生进到厕所。

  「干~刚刚真的好爽」说话的是癡汉吴永兴。

  「妈的,你们会不会太夸张,你前面的都听到了耶。」回话的是他们那挂的林政成,他的位置就在他们的右手边。林政成是孟真的另一个椅伴,就是她的『二夫』之一。我和癡汉在班上都还算高,但体格都比不上这家伙,他是班上第二高的,但另一个高个子铁定没他那幺壮,我记得他好像还是田径社的队员。

  「厚,就是要被听到才爽。你不知道她下面流的有多夸张。」这癡汉竟然还在无耻的炫耀着。

  「妈的,都你在爽啦!听你讲都饱了。」

  「欸,不要这样说齁,我还不是有叫她帮你打出来。」孟真她,她竟然也跟另一个有发生关係,这女生到底怎幺了!?

  「妈的,爽度还是有差好吗。」林政成还在不满足的抱怨着。

  「好啦,不要说我不照顾兄弟,我们明天要去唱歌,你要不要一起来?」「我们社团明天要练习欸,而且我去看你们在那边搞干嘛,还不是只能自己尻。」「干,你不要喔,我有叫她找妹一起来欸。」

  「谁呀?」林政成好奇的问。

  「就那个吕妍萱啊。」

  「靠,她超正的欸!妈的,要是可以上到这种乖乖女,不知道有多爽。马的,我明天下课就去社办请个假,你们先去,再留言给我。」「干,你超现实的。而且我跟你说,我这次还有準备……」随着他们的离开,声音渐渐消失在厕所中。我躲在马桶间,听得不禁好替妍萱担心。她,真的会去吗?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