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魔兽同人之陨月
魔兽同人之陨月
晶在一阵悦耳的鸟鸣声中醒了过来。她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爬了起来。

  在这个大陆上,暗夜精灵是最精通魔法的种族。他们自称是月神的子民,崇尚自然之力,高贵而又骄傲。在兽人来到这个大陆之前,他们就诞生并且存在。

  由于自然的恩赐,他们天生就拥有强大的魔法力量,在人类和兽人的第一次战争之前,他们就懂得运用魔法来改造世界。

  也正是他们,在燃烧军团来到这个世界后,担负起了保护世界的重任,击退了燃烧军团,使世界回复和平。但也因此,暗夜精灵一族受到了几乎是毁灭性的伤害,不得不与世隔绝,数千年来都隐居在海加尔山上。

  晶是正是一名暗夜精灵的弓箭手(Archer),她属于银月部落。银月部落是暗夜精灵部落中最强大的一支,历任的暗夜精灵族英雄都出自这一族。正因为他们的强大,所以被挑选出来保卫象征着暗夜精灵的命脉的世界树。

  世界树位于海加尔山中心的圣殿里,传说是在很久以前月神亲手种下的。从它所产生的果实里面,孕育出了最早的暗夜精灵。因此,暗夜精灵们也自然而然地继承了月神的力量,尤其是在夜里,他们的力量更是可以发挥到极限,是名副其实的暗夜之王者。

  晶站在她的住所——一棵古老的战争古树的树干上,被树叶所包围着。树叶上滴下的晨露最适合沐浴了。晶莹的露水像雨点般滴落在她同样晶莹剔透的肌肤上,顺着她美好的曲线流落到她的脚边。

  晶的名字就来自于她如露水般的肌肤,她的皮肤是全部落中最好的。不单止其他精灵羡慕她,她自己也十分自豪。

  晨浴是暗夜精灵的每天的必修课,露水可以弥补由于白天月芒减弱而带来的力量的损失。她凝神吸收着露珠中的精华,心中想着今天将要进行的考试。

  每个月精灵们都可以进行一次考试,成绩优异者可以升级并且被赋予更重要的使命。而今天,晶的目标是要成为一名女猎手(Huntress)。女猎手是暗夜精灵侦察兵部队的核心部分。她们从月亮女神艾拉尼那里汲取力量,乘着凶猛的黑豹驰骋在战场上。女猎手强壮,灵巧,并且对敢于玷污神圣的森林的敌人毫不怜悯。

  晶一直向往能有一头坐骑,每每看着自己的姐妹在黑豹上的英姿,她就艳羡不已。而在她内心深处还藏着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她要成为一名月之女祭司(Priestess of the Moon),就像她的姐姐丹寇一样,成为暗夜精灵的英雄。

  沐浴完毕,晶披上射手的披风,背上箭筒,才发现自己的弓在昨天练习的时候不慎损坏了,弓柄上出现了一条裂缝。

  「看来要去重新做一把了,希望不要影响我的水平。」她皱了皱眉头轻轻地说道。话虽如此,可是新弓上手需要一定的适应时间,对她肯定会有所影响的。

  无奈之下,她还是出门了。

  暗夜精灵崇尚自然之力,他们的建筑充分体现了这一点。所有的建筑都是拥有生命的树化身而成,森林就是他们的家,树木就是他们的同伴。清晨柔和的日光,醉人的微风,清澈的小溪,沙沙作响的树叶,扫空了晶心中的烦恼,让她再次自信起来。作为银月部落的神射手,她是不会被这点小事难倒的。

  在前往猎手大厅的路上,她一如既往地向身旁的小动物和树上的小精灵(wisp)问好,突然,往常平静的路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苏…苏哥哥?」晶的心里不禁泛起一丝涟漪。在晶面前的是一位利爪德鲁伊(Druid of the Claw),名叫苏南。身为力量型的精灵,苏男有一副熊一般的体格,身上结实的肌肉散发出一股野兽般的力量。

  晶和苏南是在一次例行侦察任务中认识的,擅长侦察的弓箭手的防御力并不高,每次执行任务时都必须有支援单位同行。在那次任务中,晶不慎扭伤了脚,是苏男把她背回部落中的。那次之后,他们又在一起执行了几次任务,二人情愫渐生。

  「呃……嗯,是我。」苏南的耳根有点儿发红,一向崇尚武力,言行粗鲁的他,不知道为什么,在小巧的晶面前一点男子气概都表现不出来。只能瞪着晶,喘着气。

  「苏哥哥……你有事吗?」晶被他瞪得两颊通红,低头说道。

  「呃……对了,听说你今天要去猎手大厅参加测试是吗?」苏南觉得自己失态了,忙问道。

  「嗯……」晶的脸更红了。

  「呃……这个……这个给你,是我用世界树的树枝做的。」苏南从怀里拿出一个物体。

  晶伸手结过来。「咦?梳子?」苏南给她的是一把木梳子,上面还画有魔法纹。虽然很粗糙,可是却蕴涵着巨大的力量。

  晶抓紧手上的梳子,感受着世界树残留在梳子里的力量。

  「咦?!」她惊讶地发现,梳子在她的手里变化着,往两端延伸,逐渐变成一把弓的形状。

  她体内的力量不断地被弓所抽去,然后更加强大的力量从弓里返回到她的体内。

  她不禁用手指拨了拨弓弦,一股力量从弓上发出,裂风而去。她惊喜地发现自己的力量比原来要高了一个等级。

  「苏哥哥……谢谢你!」晶眼里流露出来的不止感激,还带着浓浓的爱意。

  苏南再也抵挡不住了,他转身飞快离去,远远传来他的声音:「晶妹妹,一定要嬴啊。」

  晶把变回梳子的弓紧紧地贴在胸口,目光一直跟随着苏南的身影,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树林里。

  在猎手大厅里,带着压倒其余对手的气势和实力,晶如愿以偿的成为了一名女猎手。

  ************

  数日后,海加尔山上来了一位满身是血的特使,他刚踏上山,就再也没有起来。随他而来的还有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燃烧军团再次卷土重来,为了使魔王Tichondrius再度复活,亡灵军团已经开始大肆扩张,而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位于海加尔山上的世界树。

  暗夜精灵在海加尔山下的驻地之一,兰古瑞萨尔城已经被包围,情况危急。

  而负责送信的使者在半路遭到了食尸鬼(Ghoul)部队的截杀,只有一个人得以保全生命来到山上。

  噩耗撼动了每一个精灵的心灵,英雄女祭司丹寇立刻下令派兵增援兰古瑞萨尔城,苏南所在的部队也在先发的阵中。

  夜里,苏南和他的队友们嚼着一种可以令人兴奋的烟叶,大口的喝着用生命之泉酿造的酒,为战斗做总动员。明天,他们就要出发了。

  「操他妈的亡灵,看老子把你们杀得干干净净的!」苏南双眼发红,战意高昂,把手上的一大罐酒灌进嘴里。

  「那群人类真是饭桶,竟然抵挡不住亡灵的进攻,要我们帮忙擦屁股!」他身旁的一位猛禽德鲁伊(Druid of the Talon)跟着说道。

  作为一个种族,暗夜精灵是尊贵与公正的典范,但他们非常不信任其他看起来弱小的种族。由于他们生来具有隐身的能力并使用神秘的魔法,其它种族也同样不信任他们。因此,他们并没有得到人类的情报。而在兰古瑞萨尔遭受到围困之前,人类的城镇已经糟了殃。

  苏南抹了抹脸,突然看到远处有一个模模糊糊的身影,他身体一震,丢掉酒冠,不理会同伴的招唤,快步走了过去。

  在一片树林之中,站着一个娇小的女猎手,她就是晶。她不敢到一群粗鲁放肆的男精灵旁边,只好在树林后看着苏南。

  「呃……晶妹妹,你来了很久了吗?对不起,我们……」给心上人看到自己那么粗鲁的一面,他十分不好意思。

  「嗯……苏哥哥,你明天就要去了吗?」

  「嗯,放心吧,小看暗夜精灵的人将要付出代价的!」「可是……我有一点不好的感觉……」晶看上去并不想和苏南分别。

  苏南心里涌过一阵热流,他激动地道:「晶妹妹,你放心吧,只要在夜里,我们就是无敌的!」

  两人相对无语了一会儿,在月光的照耀下,晶愈发显得娇美动人。苏南望着她,渐渐地,呼吸急促起来。他慢慢地向晶走了过去,晶低头不语。

  突然,苏南快步上前,抱住了晶。晶咛了一声,倒在苏南的怀里。嗅着男人身上混合着酒气的味道,她迷醉地说道:「苏哥哥,今晚……就让月神见证我们的爱情吧……」

  苏南低头亲吻着晶,愈发觉得怀内的人儿身体的软。他战抖的手慢慢地伸进了晶的衣服,放在了晶从未被人触摸过的地方。胸前的两团软肉尽入苏南的手。

  苏南把晶压倒在地上,略带粗鲁地扯开晶的衣服,带着胡渣的嘴开始亲晶的胸部。

  晶只觉得痒痒的,但是却无比舒服,不禁哼出声来。

  「嗯……啊啊……」当胸口一颗红豆被苏南含在嘴里时,她的身体不禁开始颤抖,感觉到下体凉凉地,湿了一大片。

  她的腿不安分地摩擦着,脚有意无意地蹭着苏南。可是苏南只顾着享受她的胸前美景,竟然没有留意到她的暗示。

  晶不安分地扭着身体,看到苏南不解风情,只好主动伸手去解苏南的裤子。

  她摸到了一根奇硬无比的棒子,散发着热气,贴在她的肌肤上。她可以感受到它在自己肚子上跳动着。她下体更湿了。

  「嗯啊……哥哥……我要……」她忘情地抱着苏南粗壮的腰部,把双腿夹在他身上。

  苏南扯下她的裤子,将她的大腿分开,露出了流着清泉的秘处。他用手沾了沾晶的如同晨露的体液,感觉非常温暖。

  晶闭上双眼,心中不好的感觉还是很强烈,也许自己今天的献身,正是害怕那未知的明天吧。她努力把这种感觉排出脑海,下体传来了强烈的触感。

  苏南看着晶的下体,那芳草丛中粉红色的花瓣正在绽放,他沿着花瓣往里面摸,再次感受到了一股泉水涌出,那花瓣中的秘穴对他而言具有强烈的吸引力,他慢慢地挺起腰部,将自己的肉棒抵在了洞口。

  「呜呜……」晶永远地失去了体内的一部分,可是,苏南的身体和爱意随即将之填补。感受着爱人进入了自己体内,她不禁流出喜悦的泪水。

  「你……疼吗?」苏南感觉到了晶的身体在不停地抽搐,心知自己鲁莽的他将动作慢了下来。

  「不……苏哥哥,我是觉得很幸福。」晶睁开双眼,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紧张自己的模样,还他一个绝美的笑容。

  苏南放下心来,开始抽动。起初他还怕自己弄疼了晶,可是抽动了一会后,晶温暖而又湿润的肉壁让他不禁的加快了速度,而晶的呻吟声更是让他沸腾了。

  他不再理会那么多,开始了暴风雨般的抽插。

  柔和的月光倾斜在他们身上,仿佛月神正在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子民,在天为帐,地为席的树林中,交缠在一起。

  「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巨吼,苏南将自己的子孙尽数浇在晶的花心上,烫得晶花枝乱颤,涌出大量的花蜜。

  两人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不愿意分开。

  ************

  数日后,兰古瑞萨尔城郊。苏南隐隐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一路上来实在是太顺利了,几乎没有遇到敌人的什么大部队,只是解决了一些虾兵蟹将。他也将自己的想法向队长提起,可是队中多数人沉浸在高昂的斗志和几次小规模遭遇战的胜利中,而且随行的猎手所释放的猫头鹰也没有发现敌人的迹象,因此并没有人理会他。

  经过数天长途跋涉,在一天早上,他们终于到达了兰城,可是得到一个不幸的消息,兰城城主在前两天与亡灵大军的作战中力战阵亡。而那以后,亡灵军也没有趁胜追击,反而像是消失了一般。但是无论如何,城里的精灵也算是得到了一个休息的机会,连日无休的作战早就令他们疲惫不堪了。

  来增援的部队也需要休整来恢复连日赶路所造成的疲累。苏南却没有办法休息,他总是觉得很不对劲,出发前晶的忧虑再次浮现在他的脑海中,让他不得不打醒精神,四周巡视一番。

  兰城是中等规模的城镇,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虽然经过战火的洗礼,城里面还是没有受到太大的破坏,亡灵并没有真正攻破兰城植物所围绕成的堡垒。而且由于植物是有生命的,破损的城墙也在慢慢恢复中。

  苏南走到了一个临时设立的医护所,这里安置着在战斗中受伤的人员,他发现,除了精灵外,也有人类。他一打听,原来人类是从附近沦陷的人类城镇中逃出来的生还者。苏南对人来并没有多少好感,对于暗夜精灵一族来说,凡是破坏自然的种族都应该收到惩戒。

  人类部落每到一个地方,首先是对树木进行大肆的砍伐,取木材建造房屋,焚烧草地来种植农作物。这种做法对暗夜精灵们的生存环境会造成巨大的伤害,因此精灵一族是站在人类的对立面的。

  可是现在面临亡灵军团的入侵,与人类的对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毕竟人类毁掉的树木草丛可以再生,但是亡灵军团过后的地方将会变成死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存活。而亡灵军团每次获得一个活物,都可以将其变为亡灵军团的一份子,扩大自己的力量。

  因此,在权衡利弊之后,兰城还是对逃难的人类打开了大门。人类的魔法力量虽然薄弱,可是他们的智慧可以弥补精灵防御的不足。

  受伤的精灵可以用月亮井中的生命之泉来恢复生命值,而受伤的人类就只能在医护所里进行包扎和治疗,医护所里弥漫着一阵药味和充斥着伤员的哀号。除此之外,苏南还隐约闻到一股尸臭味。

  他走出医护所,发现不远处是一个临时的停尸房。阵亡的精灵和一些人类的尸体七歪八倒地堆在一处,有些已经腐烂。他有些奇怪,为什么还不处理这些死去的尸体,于是向医护所里的人员询问。

  「啊,那些尸体本来是要处理的,可是前几天亡灵军队一直进攻,他们根本就没有疲倦的概念,所以没有空余的人手去处理。」一位人类的牧师(Priest)告诉他说。

  「那现在为什么不处理?」苏南问道。

  「啊,是这样子的,昨晚你们还没到之前,亡灵军派出了石像鬼(Gargoyle)对我们的医护所进行了骚扰,所以处理尸体的事情就耽搁了。」「什么?为什么他们不告诉我们?!」苏南感到事情不太妙,他心中一动,飞快地奔到停放尸体的地方。城主的尸体也放在里面,身体受到亡灵族腐烂之雾的侵蚀,已经腐烂多时。苏南仔细地检查他的尸体,发现尸体正发出一种肉眼很难辨认的紫红色光芒,这正是亡灵化的象征。

  「该死的亡灵族!」苏南怒吼道。

  这时,城中的警号响起,一名弓箭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叫道:「亡灵军再次进攻了!」

  支援部队刚到的早晨,亡灵军再次发起总攻。

  ************

  兰古瑞萨城外一个小山坡上,亡灵族的一名英雄,恐惧魔王(DreadLord)科莱恩正在使用黑暗召唤术召唤亡灵。兰城城墙外的地下不断地爬出骷髅战士,在食尸鬼的配合下正在冲击城墙。远处的绞肉车(Meat Wa-gon)发射的带有瘟疫毒雾的炮弹,打在城墙上,砸出一个个缺口。

  「桀桀……」科莱恩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高兴的大笑起来。几天前他就知道兰城派出了信使向海加尔山求援,最后逃脱的精灵也在他的算计之中。这几天来,他吩咐亡灵军队撤退休整,以逸待劳,等待精灵援军踏入他的圈套。

  而在昨晚的偷袭里,他更是命令石像鬼在尸体里做了手脚,现在已经到了城里亡灵苏醒的时候了。而白天精灵的力量多少有所减弱,援军又疲惫不堪,正是进攻的好机会。里应外合,科莱恩决定今天就是兰古瑞萨尔城破之时。

  他右手一挥,身后的憎恶(Abomination)和穴居恶魔(Cr-ypt Fiend)倾巢而出,汹涌地向前扑去,头顶掠过密密麻麻的石像鬼和冰霜巨龙(Frost Wyrm)军团,卷起一阵腥风,遮天蔽日。科莱恩今天决定将手下的军团全部出动,力求在最短时间内全歼兰城的守军。

  中级城镇哪能够承受得了几个军团的进攻,在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后,城墙终于还是被打开了一个巨大的缺口,亡灵军开始如潮水般涌入城内。科莱恩见此,挥动着双翼,向城内飞去。

  ************

  听到亡灵进攻的消息,苏南大感不妙,看来亡灵将一切都算计好了,这个时候来进攻,他们将处于十分不利的地位。

  「快把尸体毁掉!」苏南大吼道,张开利爪向城主的尸体扑去,可是已经太晚了,尸体紫光大盛,攻击无效。苏南见此,只好示意众人赶快离开。

  城主生前是准英雄级别的山岭巨人(Mountain Giant),苏南力量上绝对不是他的对手,可是看着周围在仓惶离开的伤员,他还是选择留下了。看着山岭巨人身上的紫光渐渐变淡,他大吼着再次扑了上去。

  苏南的利爪在亡灵巨人身上留下了一道爪痕,却没有办法伤到它的要害。皮肉伤反而激起了亡灵巨人的杀意,它随手抓起一棵树,连根拔起,向苏南横扫过去。苏南连忙举臂格挡,不过巨人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他整个人还是被扫飞出去。

  城里惨叫声不绝,不少亡灵军已从缺口处冲了进来,更令人丧失战意的是,前一刻还在与自己并肩作战的战友,此刻却在亡灵巫师(Necromanc-er)的召唤下,再次爬了起来,向自己发起进攻。面对杀不完的敌人,精灵们几乎丧失了战意。

  苏南打了个滚后爬起来,再次扑过去,他将力量集中在右臂上,手臂暴增一圈,向亡灵巨人的右手砍去。一声哀嚎之下,亡灵巨人的手臂被砍了下来,它吃痛之下,左手一拳打中了苏南的头,将苏南打飞出去。

  苏南挣扎着爬起来,五官渗出血丝。刚才那一击几乎将他击昏过去,他大口喘着气,双眼发红,看着亡灵巨人。城里同伴的哀号越来越近,他知道城已经被攻破,自己今天也许就要葬身于此。为了精灵的荣耀,他可以毫不犹豫地献出自己的生命,可是想到在海加尔山上等着自己的晶,他不禁眼里流露出一丝悲哀。

  面对朝自己扑过来的亡灵巨人,他朝海加尔山的方向望了最后一眼。「再见了,我的家园,晶。」

  他大吼一声,使出了变熊术。化作熊体的他猛地抱住了亡灵巨人的腰部。亡灵巨人的拳头不断地砸在他身上,每一下,都能听到他身上骨头碎裂的声音,可是他像是没有痛觉似的,仍然紧抱着。

  最后,亡灵巨人竟然被苏南拦腰箍断,化作石块。苏南也倒在地上,意识逐渐消失。

  过了一会,一只巨大的手掌抓着他的头,将他提了起来。

  科莱恩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手里这个生命正在慢慢消失的利爪德鲁伊,称赞道:「没想到,你可以打败前城主,好!我很欣赏你,我将赐予你永生。你将成为我科莱恩手下的首席勇士!」

  说完,紫色的光芒笼罩着苏南的身体,苏南的生命气息完全消失,而在他的身上,开始散发出强大的死亡气息。(下)

  与此同时,海加尔山上的晶突然觉得一阵心痛,她不由得紧紧地抓着手中的梳子,眼泪不禁掉了下来。她知道,苏南一定是出事了。

  「苏哥哥,你千万不要有事!」

  她骑着黑豹来到生命之树议事厅中,正好碰到一脸严肃的月之女祭司丹寇,她还没有开口,丹寇抢先说道:「兰城失守了,我感应到兰城的生命气息正在迅速消失。」

  「那怎么办?丹寇姐姐,我要去救他们!」

  「晶儿,你不要冲动,对方来者不善,不是好对付的。」「姐姐!可是……苏哥哥在那里,我要去救他!求求你了……姐姐,让我去吧!」

  「这……好吧,那我们就派射手军团增援吧。你要小心啊。待到各部落的援军一到齐,我就亲自出去一趟。你可千万记住,万事要小心啊。」「嗯……我现在就去准备!」晶火速地离开了议事厅。

  海加尔山的第二支援军再度开往兰古瑞萨尔城,晶手里一直握着苏南送给她的梳子,祈求月神保佑苏南平安。

  她们到达兰城外时,正好是夜晚。兰城的城墙已被摧毁,城里一片黑暗,不带有一丝生命的迹象,只有模模糊糊的在动的亡灵才能让人们感觉到城里有东西存在。

  看到这种情况,众人都灰心丧气,看来兰城已经彻底沦落到亡灵族手中了,晶仍不死心,她主动要求潜入城中侦察。由于暗夜精灵在夜晚可以隐身,所以潜入城中对晶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

  踮起脚步,晶和同伴在几个食尸鬼的身旁走过。城里漆黑一片,只有一些建筑物里发出幽幽的鬼火,伴随着被杀死的冤魂的惨叫声。她们沿着鬼火处走去,来到了亡灵族的坟场「Graveyard」。

  坟场里堆满了暗夜精灵一族的尸体,正在慢慢地腐化,变成一堆白骨。里面还有数只受了伤的食尸鬼,正在通过吃掉死人的躯体治愈自己的伤口。看见自己的同胞被死后还要被人侮辱,晶再也忍不住了,她几箭将食尸鬼们钉在了地下。

  「不好,我们会暴露的,快离开这里。」同伴们来不及阻止晶的行动,只好将她拉走,重新隐入黑暗中。食尸鬼的惨叫声惊动了亡灵士兵,一时间人声沸腾起来。很快坟场里就来了一堆士兵。

  科莱恩也被惊动了,他来到了坟场,周围看了看,皱起眉头,「隐身术?不妙。」他大声说道:「小心,这里有隐身的精灵。把阴影「Shade」给我叫来!」

  晶和伙伴们在暗处观察着科莱恩,小心翼翼不发出一丝声响。「连亡灵三大头目之一的恐惧魔王科莱恩都在这里,怪不得我们输的那么惨。」一个同伴小声的说道。这时,科莱恩身边出现了一个晶很熟悉的阴影。

  「苏哥哥!」晶顿时悲从中来,她立刻就明白了。自己的爱人已经被杀了,眼前这个只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而已。她忍不住战抖着,握在手里的梳子顺着主人的心意化作了弓形。

  「晶!不要,他们会发现的!」在同伴们的惊呼中,晶手中的箭矢带着晶的全部力量,射向科莱恩。

  科莱恩马上感觉到了一股强烈的杀气破空向他飞来,可是已经没有时间回避了,无奈之下,只好举臂格挡。一阵剧痛从手臂上传来,他的手臂被硬生洞穿,而且箭矢力道不减。

  他大吼一声,手臂向外挥舞,狼狈地躲过了这几乎致命的一击。

  「快走!晶,不要意气用事!」还想继续的晶被几个伙伴强行架走,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科莱恩用恶毒的眼光目看着她们消失,气急败坏的说道:「不要追了,她们会隐身的。明天给我在每一个角落都站上一个阴影!他妈的,居然着了一群妞儿的道!要是落在我手上,看我不让你们生不如死!」晶被同伴们合力拖回营地,她用力地挣扎着,泪水染湿了头发和衣裳,「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我要杀了那个恶魔!我要杀了他!呜呜……」虽然明知自己不是科莱恩的敌手,可是为了替爱人报仇,她决心与之同归于尽。

  「晶!你醒醒吧!我们也很难过,我们在这里失去了很多好伙伴,这个仇一定要报!可是,我们不能轻易地去送死啊!这样一点价值都没有,你怎么对得起自己死去的同胞!他们是为保护我们而死的啊!你醒醒啊!」晶从巨大的悲痛中回复过来,她不是不知道,但是事实太难以接受了,她不知道当她面对着苏南的时候,能否下得了手。虽然明知不可能,可是她还是下定了决心。

  「我知道了,我没事了。你们去休息吧。」晶淡淡地说道,可是她平淡的语气并不能掩盖她那浓烈的杀意。

  她的同伴放心不下,于是商定轮流看着她,以免她做出什么错事。然而晶却没有表现出想要进城的意图,接下来的几天里,她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望着天空。

  科莱恩在兰城里严加防守,因此暗夜精灵们的打探行动不得不更加小心,从同伴们打探回来的消息中,晶得知兰古瑞萨尔城里的精灵和增援的精灵全数阵亡了,兰城更是在数小时内就被攻占。

  同时,后方的同胞也带来了一个算好的消息。暗夜精灵各族兵力已经集合在海加尔山,丹寇将不日下山,前往兰城。算算日子,也快到了。而人类也开始进攻亡灵占据的附近几个城镇,科莱恩不得不将兵力分出去防守。这几天兰城的防守明显没那么紧了。

  随着丹寇率领的军团的逼近,晶的同伴渐渐也放松了对晶的看守,努力练习起箭术来,准备将亡灵赶出她们的土地。

  可是就在丹寇到达的前一天夜里,接近清晨的时候,晶的同伴们发现她不见了,而且不见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她们慌了,连忙组织人前往兰城寻找晶。

  晶在一入夜时就离开了营地,她抱着必死的决心,要杀掉科莱恩。如果今晚再不行动,明天丹寇姐姐是肯定不会让她的计划得逞的。她无声无息地潜入了兰城,小心的避开亡灵士兵,慢慢寻找着科莱恩的住处。

  科莱恩所在地方是最光亮的,飘忽的鬼火使晶很容易就发现了他。晶同时还发现了苏南,正站在科莱恩身旁。她静静地等待着,她要在科莱恩单独一人的时候行动。望着自己心爱的人那泛着紫青色的皮肤和无神的双眼,她不禁眼眶模糊起来。

  她用力地握着梳子,自言自语道:「苏哥哥,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她静静地在夜里等待着,痴痴地望着苏南的身影。虽然他们相识到相爱的时间不长,可是点点滴滴在心间淌过,她就是如此过了数个小时。

  在营帐里,一个食尸鬼进来了,在科莱恩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科莱恩眼光一凝,微笑稍瞬即逝,然后沉思片刻,给了食尸鬼一个命令。食尸鬼随即退下。

  过了片刻,科莱恩起身走了出去。晶连忙打醒精神,跟着他离开。

  科莱恩来到了坟场,背对着晶,双手放在身后。晶大喜,心想正好,正好在自己死去的同胞面前杀掉他,为同胞报仇。

  她手上的梳子再次化作弓形,她举起弓,对准科莱恩的背部,拉了个满弦。

  仇恨之箭在月光下向科莱恩飞去。

  可是箭还没飞到他身旁五米,却被一只手抓住了,而且震得粉碎。是苏南。

  「哈哈哈哈……你以为你这套还管用吗?」科莱恩头也不回,大声笑道。晶的身旁突然浮现出几个阴影,破掉了她的隐身术。同时穴居恶魔「CryptFiend」喷射出来的蛛网将她钉在地上,不能动弹。

  「你!」晶眼睛几乎能够喷出火来,可是无论她怎么挣扎,也逃脱不了蛛网的禁锢。

  「杀了我吧!你这个恶魔!」晶绝望地大喊道,现在她只求一死。

  「嘿嘿,哪有那么容易!你让我受伤了,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放过你!」科莱恩惊讶于晶的美貌,邪笑道。

  「你!」晶在他眼中发现了一些不寻常的信息,她终于开始慌张起来。「你想干什么?杀了我吧!」

  科莱恩无视她的厉声言语,吩咐道,「把她绑好,我今晚就要好好教训一下你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妖精,桀桀。」

  「不!」毫无反抗能力的她被看着走上前来的亡灵士兵晶,绝望地大叫了起来。

  ************

  晶被绑在营帐外的一根柱子上,双手双脚分开固定在X型的木桩上。她已经骂道口干舌燥,可是科莱恩丝毫杀她的意思都没有。

  科莱恩给自己斟了一杯血酒,走到她面前,对她说:「看看这杯酒,是从你的同伴身上取得的。暗夜精灵的血,真是无与伦比。」他当着晶的脸一口将血酒喝完,扔掉了杯子。

  「你这个畜生,你会有报应的。」晶冷冷地看着他,冷峻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无比的寒冷。

  科莱恩一把抓着晶的头发,强行地亲吻她的嘴。晶没有办法动弹,只能紧紧地闭着嘴巴。

  自己族人的鲜血留在了她的嘴边,渗进她的嘴唇,带着一丝苦涩的腥甜。

  这是族人的鲜血!宝贵的鲜血,却被他用来当酒喝!晶不禁流下两行热泪。

  科莱恩见状,竟然伸出舌头舔去了她的泪水,大笑道:「没想到暗夜精灵的泪水也这么好喝!以后抓来的俘虏可不要浪费了。桀桀」晶不再流泪,她决定无论如何不再在这个恶魔面前流泪。她回复了神情,继续冷漠地看着科莱恩。

  月亮好像也不忍心见到晶被侮辱,将脸移入了云中。

  科莱恩粗暴地扯下了她的衣服,将她完美的胴体完全显露在自己眼前,伸手就抓住了晶的乳房。他毫不怜悯地看着晶如玉般的双乳在自己的手里变形,留下手掌印。

  晶的身体在抖动,胸前的剧痛让她差点儿叫出声来。她紧咬着嘴唇,脸色铁青,死瞪着科莱恩。

  科莱恩开始用上嘴巴,在晶的乳房在乱咬,一只手探到晶的两腿中间,两只指头没有任何预兆突然插入晶还没湿润的秘穴。

  晶闷哼了一声,双腿用力夹着他的手指。可是他的手指还是可以在晶的体内活动,粗鲁的抠挖着。娇嫩的内壁遭到如此侵犯,晶就好像被利刃划破了皮肤一般,痛苦不堪。

  可是她的双腿被分开绑在两旁,没有办法合上,她只能任由科莱恩任意侵犯她的私处。由于剧烈的挣扎,她的手脚留下了深深的绳痕,开始渗出血丝。

  科莱恩玩弄了一会儿后,解下裤子,露出了黑黝黝的一条大肉棒。晶看着如此巨型的肉棒,脸色发白,脸上的肌肉不停地抽搐。

  「桀桀」科莱恩扶着她的双腿,将肉棒对准了晶的花瓣中央,用力的刺了进去。

  「啊啊啊……疼……你这个恶魔!」晶忍不住哀嚎起来。她的私处依然犹如处女般紧密,怎么能够受得了这么粗鲁的进入呢。

  「妈的,这婊子居然不是处女!」科莱恩发现并没有见红,不禁气恼起来,他抓着晶的双腿,猛力地抽插起来。

  晶不住地呻吟着,体内粗大的物体竟然是冰冷的,就好像死尸一样,痛苦再加上恶心,她不禁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虽然出声呻吟,但是并不代表晶屈服了,她还是用仇恨的眼光看着科莱恩,仿佛想用眼神杀死他一般。

  科莱恩恨不喜欢她的眼神,却毫无办法。奸她就像奸尸一样。尸平时已经奸得够多的了,没想到这个水灵灵的精灵给他的也是一样的感觉。一气之下,他举起右手,伸出两只手指,指着晶的双眼,说道: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就刺瞎你的眼睛!」

  晶鄙视地笑了,也不说话,只是眼神更加锐利了,就像是在瞎之前要将仇人的样子完全记下来一样。

  尖锐的指甲好不留情地刺入晶的眼睛里,随即抽出,带出两颗眼球。晶眼前一黑,温暖的液体随即从脸上流了下来,流过身体,滴在地上。

  晶厉声尖笑:「哈哈哈哈,杀了我吧,不然你会后悔的。我向月神发誓!如果你不杀了我,我迟早一天会报仇的。」

  她满脸是血,简直比科莱恩还像一个鬼。

  科莱恩面目狰狞,疯狂地抽送着,由于剧痛和失去双眼的打击,晶的肉壁格外的紧,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刺激,他沾满鲜血的手在乳房上揉搓着,晶的乳房被弄得红肿不堪。

  「呃啊啊啊………」科莱恩终于在晶体内爆发了,他还意犹未尽地多动了几下,才退出来。

  看着面前像个女鬼的晶,科莱恩还是觉得不解恨,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转身将晶的梳子拿了过来。

  「呵呵,婊子,你好像很紧张这个东西,刚才花了好大力气才从你手上抢过来,不就是一把烂梳子罢了。」

  晶一听到梳子,紧张了起来,大叫道:「梳子?把我的梳子还给我!我要梳子!」

  「一把烂梳子,臭梳子,有什么好紧张的。我现在就把它给毁了。」话一说完,科莱恩啪的把梳子掰成两半,丢到地上。

  「呜啊………」晶不知那里来得力量,不顾伤痕累累,竟然挣脱了手脚的绳子,趴倒在地上,摸索起她视为生命一部分的重要东西。她把两截梳子紧紧地抓在手上,眼睛上的血泪滴在梳子上,湿了满地。

  恩来科见到这个倔强的女人的惨状,感到十分快意,他在晶的身后,再次扑了上去。

  晶只感觉到下体好像被撕裂了一样,科莱恩竟然将肉棒插入了未经人道的菊花。为了防止晶做出垂死挣扎,他顺手给晶施了一个睡眠术,让晶昏睡过去。

  正在他爽的时候,城里混乱突起。一个食尸鬼前来报告说精灵大军来袭,而且是全军突袭。

  「妈的!」科莱恩正在爽,却被人破坏了,他命令道:「给我挡住一会儿,老子就好了。」他心知如果是丹寇的大军到了,现在城里的防守恐怕不太够用,他没想到丹寇会不惜任何代价全力进攻。

  打斗声渐近了,科莱恩的喘气也越来越急,终于,他在晶的菊道内发射了第二次。

  「你这个恶魔拿命来!星辰坠落!」科莱恩正在高潮之中,突然天上落下了流星雨。饱含着月神之力的流星砸在科莱恩身上,使他惨叫连连。他就地打了一个滚,避开了流星的袭击,「黑暗召唤!」扬手召唤了一群亡灵,然后头也不回的逃离此地。

  「妈的,撤退!我们走着瞧!」他叫嚣着,在亡灵士兵的掩护之下撤出了兰城。
  丹寇也不追击,击退了科莱恩召唤的亡灵士兵,把晶抱了起来,交给随行的是从。「快用月亮泉水为她疗伤。」************海加尔山上。自从被丹寇救回后,晶一直没有说过话。她的伤口由同伴包扎好了,身体的伤也已经复原,可是她心中的伤口却永远也不能愈合了。

  她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浑身上下散发着死气,就像是来自黑暗死界的亡灵一般。当天许多姐妹亲眼目睹了她的惨状,导致没人敢接近她的身边。

  终于有一天,她离开了家,来到了长者祭坛「Altarof Elders」。丹寇仿佛知道她要来似的,站在门口等着她。看着晶,她开口道:

  「你考虑好了么?」

  「嗯。」晶每只手都紧握着半边梳子,面无表情的走进祭坛。

  片刻后,在祭台里传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犹如来自阴间的鬼魂的呐喊……「也许,对于你来说,这就是最好的安排了。」丹寇望着祭坛入口,轻声说道:「可是,和黑暗力量定下契约,你就永属黑暗了。不再会有朋友,不再会有亲人,每个精灵都会惧怕你,这样,真的值得吗?」到了半夜,祭坛的门开了,晶走了出来。她的头发变黑了,一身黑色衣服,一条黑色的布绕着头将眼睛掩盖起来。她每只手上都拿着一把奇特的刀。握柄两边都有刀刃,闪烁着荧荧的绿光,这就是她的新武器,朔望魔刃。

  她走到丹寇面前,双手的刀渐渐还原成两半梳子。

  「姐姐……让我去吧。」

  丹寇点了点头,「欢迎你,我们的新英雄,恶魔猎手晶。」
  【完】